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

參與「佔領中環」行動的人數及方法


上星期的兩個問題是:五、「佔領中環」行動涉及不合法的行為,那會否不符法治?六、「佔領中環」行動涉及非暴力的行為,為何要以非暴力而不採用武力的行動去推動真普選?
七、 要有多少人參與「佔領中環」行動?是否一定要有一萬人? 說要有一萬人參與「佔領中環」行動,那只是一個約數,是下限而非上限,其實是愈多愈好。要有起碼一萬人是因那才能向社會証明相當數量的港人是願意為香港的民主付出代價,不惜公民抗命並之後願意向警方自首。
要有起碼一萬人也是要令警方不能那麼容易把參與者趕離現埸。警方將難像在過去的示威般,由警員把示威者逐個搬走,因警力將不足這樣做。警方因而可能要採用更大程度的武力才能把參與者驅散,那會增加政府的政治代價及會觸發更多港人同情這行動背後爭取真普選的理念。
八、參與「佔領中環」行動是否一定要進行不合法的堵路行為及之後向警方自首?參與「佔領中環」行動可多種方式和程度。參與者可選擇擔當此行動的支援者,為參與進行公民抗命堵路的人提供支援如搬運物資,甚至只是在路邊打氣。參與者如選擇進行公民抗命的堵路行為,也可自行決定是否在事後主動向警方自首。參與「佔領中環」行動的原則,是參與的人要由自己去計算清楚個人願意為香港的民主普選付出多少的代價,並按此決定參與的不同程度。
九、那些人可參與「佔領中環」行動?年輕人和意見領袖的角色是甚麼?所有港人都可參與,只是若參與者是未成年,他們不應進行公民抗命的堵路行為,因那會涉及罪責,但他們還是可參與成為支援者,而他們的參與對整個行動亦是非常重要,不然進行公民抗命堵路的人將難以持續其行動。不過我更希望四十歲以上的港人參與,那可說是上一代為下一代能在一個更公平和公義的社會制度下生活所作的承擔。我也希望有更多意見領袖參與,以刺激更多港人反思行動背後的理念及最終選擇也參與此行動。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其实中央的意思很明白了,你们泛民只要愿意放下和中央对抗的态度,完全有资格参加普选。这就是中央的底线了。

到底什么是对抗中央?你会说中央会随便扣帽子。但是,像李卓人说的,放弃对抗中央,等于放弃香港核心价值。这种态度,不是对抗中央是什么呢?

而且对抗中央有什么好处呢?能推动中国的民主吗?不能。中国未来能否民主化,是要看内地的发展和民众的智慧,不是香港泛民能左右的。

泛民既然是香港的政党,至少要服务香港市民吧。为什么要争取普选?不是为了普选而普选,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普选,对吧。因为过去几届特首都不好好为市民办事,所以大家才对普选充满了期待,希望通过普选选出一个真正为市民办事的特首来。

所以,从香港市民的福祉来看,对抗中央有什么益处呢?我认为,除了表现出自己的“清高”之外,对于市民的福祉,毫无益处。

中央的意思很明确,内地香港,井水不犯河水。你泛民,应该放弃对抗中央,放弃干预内地事务,老老实实为香港市民现实的福祉而努力,用自己服务香港市民的诚意,去参选特首。

难道一个能真心为全体市民福祉而努力,把香港治理好,实现经济发展,百姓安康,政通人和的特首,中央会不接受吗?所以,泛民如果真的为全体市民着想,就应该放弃对抗中央的态度,积极和中央谈判,我不信中央一直坚持不接纳你们参选甚至当选特首。

总之呢,形势比人强。用“占领中环”的方式压迫中央是完全徒劳的。泛民应该正面回应“对抗中央”的问题,积极和中央谈判解决,而不是用“占领中环”的方式摊牌。这种简直是经济自杀的方式必然得不到广大市民的支持。

在本人看来,这根本不是真假普选的问题。而是要放弃对抗的问题。同理,塔利班为何不能参加阿富汗大选呢?因为它们一直在对抗。而泛民如果不放弃对抗的态度,一意孤行,只不过是误导市民,绑架市民,最终是危害香港的发展。


然后我们想后果,对抗失败结果会怎样?无非是被清场,被拘捕,就跟美国占领华尔街失败差不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央和特区政府索性不理不睬,直到“占领中环”严重危害香港经济【谁让中环是经济命脉呢】。到时候,组织占领者在市民心中必然威信扫地。之后,2017年普选依然会进行,但是泛民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市民也会感到惋惜。








King Tam 提到...

hi